二十年前被撞残疾 如今再诉获得赔偿

从民法“矫正正义”价值理念出发,赋予原告再次主张残疾赔偿金的权利,更加符合侵权法中“填平损害”原则。

1993年3月的一天晚上,40岁的吴某骑车回家,当其从徐州市淮海路由东向西行驶至大风阁商店时,被一辆面包车撞上,吴某当即不省人事。后经救治,吴某左胫腓骨骨折,保住了条命,但落下了高位截瘫,经伤残评定委员会评定为1级伤残。这起事故经公安交警部门作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面包车驾驶员李某负全部责任。肇事车辆为某单位招待所(以下简称招待所)所有,李某是招待所的聘用人员。次年5月,招待所主动诉至法院要求对吴某赔偿事项作出裁决。后经法院主持调解并出具民事调解书,方达成如下协议:招待所一次性付给吴某误工费、护理费、残废者生活补助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共计82000元;当时居住在招待所的吴某母亲应从招待所搬出。双方很快履行了协议内容。

随着20年时光的推移以及多年来物价的飞涨,吴某获得的赔偿款早已花光,年愈六旬的他生活陷入困顿;为了活下去,吴某于今年年初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招待所及其上级机关某局继续给付残疾赔偿金325380元。吴某之所以将招待所的上级机关也告上法庭,原因是他认为当年李某开的面包车是某局配发给招待所使用的是一辆报废车辆,才造成自己被撞致残。

庭审中,被告某招待所认可当年发生的道路交通事故事实,对于原告的伤情表示十分同情,但认为事发已经超过20年,且当年案件已经调解处理完毕,2004年实施的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新的司法解释并不能适用在此之前的事故,原告再次起诉没有法律依据,并且原告应当由其所在单位缴纳保险,达到退休年龄后领取退休金,因此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招待所的上级机关某局认为该起事故发生于20 年前,原告再次起诉没有法律依据;原告认为出事面包车是报废车辆没有根据,并且招待所是独立法人,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责任,某局不应当作为该案的民事被告。

庭审中法院审查了双方所述事实,查明李某是招待所的聘用人员,事发时其行为系职务行为;招待所是独立法人,能够独立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对于面包车是不是报废车辆问题,法院认为,依据“距离相近”的举证责任分配原则,(由距离证据较近的一方承担举证责任更有利于查明案件事实,因此由接近证据的一方对争议事实负举证责任)一般情况下应由车辆控制人,即本案中的实际使用人招待所对涉案车辆的相关情况承担举证责任,但考虑到本起事故事发于20年前,在交警部门的卷宗材料及原审法院的诉讼卷宗内均无报废车辆的相关记载,而且在1994年提起诉讼时,原告并未提出异议,因此,现在吴某主张某局交付给招待所的车辆系报废车辆,吴某应向法院提供相关证据。至法庭庭审辩论终结之前,吴某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车辆系报废车辆。依现有证据不能认定交付时的车辆系报废车辆,作为车辆交付方某局不存在过错情形。而且,即使车辆登记在某局名下,鉴于招待所能够独立对外承担民事责任,某局没有需要承担责任的法律规定情形,因此对于吴某要求某局赔偿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7-09-20 10:1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