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中的第“四”世界

51岁的Irma Chavarain有5个孩子,现在都不和她一起生活。她曾经做过护士助理20年,2008年因得重病失业,并开始流浪生活,搬入“丛林”已近二年。她不喝酒但吸大麻,平时靠拾荒谋生,偶尔捡些旧衣服,整理后以低价卖给“丛林”中的人。

Richard Morre 10年前进过监狱,之后在“丛林”住了九年,没有工作的他20年没有与家人联系了。“吸大麻帮我对付每天乱七八糟的生活,可以减轻我的精神压力,但我没有医生的处方大麻,是我自己买的。我46岁了,不需要别人告诉我怎么活”。

Angel Neuvarez 是来自凤凰城的卡车司机,女儿37岁。一年前,他把卡车开进了一家水果店而被判刑,出狱之后失业。他正在收集木材,准备在“丛林”里搭帐篷。政府欠他3000多美元的补贴,“等我拿到了政府的补贴,就可以搬出丛林,自己租一个小公寓”。

越南移民Dau Nguyen什么都没有。没有政府补助,没有工作,没有保障房。他从小跟哥哥来到美国,帮助哥哥做一些小本生意。十多年前他出车祸受了伤,出院后就失去了工作。丛林边有一条严重污染的小溪,这是他们唯一可以洗澡的地方。天气很冷,Dau洗完澡浑身发抖。

Jose Roman Chavez入住“丛林”已有7年,他1990年从波多黎哥来美国,而社会保障却一直没有申请下来,喝酒吸毒的他只能住在这里,靠拾荒每周赚几十美元,再用这些钱换食物和毒品。

33岁的柬埔寨妇女Noen Bass出生在泰国。她曾经在一家医疗公司工作,一年半前,因为有人指控她偷窃医疗物品而失业坐牢。“没有人愿意雇佣有不良记录的人。”找不到工作的她和丈夫一起在“丛林”里生活。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她放了一把大刀在帐篷里。

Alicia Escobedo今年29岁,多次和父亲争吵后离家出走,在“丛林”里生活已经两年了。她说来这里以后,白天父亲会来看她,但不像以前那样辱骂她了。“我希望,无家可归的人的社区也能够像其他社区一样团结在一起。”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7-12-13 07:5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