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中的第“四”世界

Leticia曾经是医生助理,有二十五年的职业经验。因为酗酒,她失去工作已经一年半了。她现在很少酗酒,希望能够重新上学,得到新的执照和工作。她有一子一女,女儿是博士。“我不愿意老在这儿无所事事,我希望能做一些事。”

Sara 病了,身边只有他的狗陪着她。Sara有两个孩子,三人都在“丛林”里生活。“我曾经到处去找工作,问别人是否可以给我和孩子们一些吃的东西和住的地方。我向他们保证不会偷任何东西,只需要一份工作和基本收入。丛林里很乱,对孩子不好,这里的人吸毒,也很危险。”

Borge 是一个古巴移民,1980年来到美国。他曾经在搬运公司打工,还为建筑公司装门窗。长期重体力劳动让他落下了腰伤,并因此被解雇,失业和无家可归已有5年。由于他不是美国公民,得不到政府补助,只好每天早上推着自行车上街乞讨。

Angeline Aguilar是墨西哥人,出生在美国,一年前她的丈夫因癌症去世,失去经济来源的她来到这里安家。由于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她患了肠胃病,有时好多天吃不下东西,一吃就吐。“这里很脏,我的帐篷里有无数的苍蝇,遍地都是垃圾和粪便,人们随地上厕所。”

Julia Delia Curiel 是墨西哥人,曾经在一个医疗诊所做前台工作。由于拒绝一个男人让她买毒品的要求,遭到毒打,左眼被打瞎,后来植入了义眼,脑部受重伤留下了后遗症,现在还会发作,每天必须用药物控制。左眼打她的男人逃到墨西哥后,再也没有回来。

黑人妇女Elliott Hall出生在旧金山附近的米尔皮塔斯。她原来住在一辆房车里,因为没钱付牌照费,警察没收了她的车。她担心政府把这里的无家可归人赶走后自己去哪儿。“为什么我们不能有一个合法的聚集地?这里有很多人,足够成立一个小镇,一个自理的小镇。”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7-12-13 07:51:20